當前位置:首頁 > 中電聯會員動態 > 電網

央媒記者關注南方電網西電東送路上的科技創新

時間:[2019-04-26 ]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作者: 
瀏覽次數:

  4月15日至25日,廣州、興義、羅平、昆明、六盤水、貴陽、南寧……11天、7座城市,飛機、火車、汽車,記者們每天不是在采訪,就是在采訪的路上。

  “什么是柔性直流?多端混合的好處是什么?”“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引領,需要具備哪些條件?”一路走來,記者們都非常關注西電東送路上的科技創新,不時引發一場又一場的討論。

  從“站著看”到“領跑者”

  “2000年,天廣直流工程投產時,連馬桶都是外國進口的。”采訪途中,這樣一句話,反復出現在南網人口中,言語中透露出濃濃的不甘。

  彼時,俄羅斯、美國、日本等國家早就在特高壓輸電領域有所建樹。1985年,蘇聯就建成埃基巴斯圖茲—科克切塔夫—庫斯塔奈1150千伏特高壓輸電線路,線路全長900公里。在長達20年的時間里,中國只能“站著看”。

  2010年6月18日,云南—廣東±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示范工程正式竣工投產,這是當時世界上最高電壓等級的直流輸電項目,標志著中國輸電技術水平從落后世界20余年一躍到全球領先的實力蛻變。

  值得一提的是,該項工程成套設備綜合國產化率超過62%,在世界上首次研發和制造了13類73種主要電氣設備,形成行業標準38項。其中,低端換流變壓器、換流閥、控制保護設備等全部由國內制造,極大地拉動了相關領域的中國制造。

  采訪中,光明日報的記者感慨道:“南方電網能夠在短短數年之間,成為國際特高壓直流輸電技術的領跑者,使之成為中國的一張‘金色名片’,這離不開南網人的努力和執著。”

  中國電力報記者也感觸地說:“無實力無以言尊嚴,不變革無以圖自強。近年來,我國的輸電技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不光在國內實現了能源跨區域運輸,而且伴隨著綜合國力的提升,逐漸影響到海外。”

  “硬核”南網

  4月19日,經過近3個小時的山路顛簸,記者們來到昆北換流站,這是烏東德直流工程的送端站。烈日當空,刺得人睜不開眼,卻有1000多個工人正在施工現場忙碌。

  作為世界首個特高壓大容量多端混合直流輸電工程,烏東德直流工程容量超過現有世界上最大容量為600萬千瓦的特高壓多端直流工程——印度東北—阿格拉輸電線路工程。多端直流相對常規直流,打破線路僅連接兩點的固有模式,形成一條線上多點連接布局。例如在廣西,直流電可以落地300萬負荷,但是如果未來供需關系發生改變,廣西可以從受端變成送端,線路更具靈活性、經濟性。

  “目前處于施工季,24小時連續施工,昆北站土建施工進度已完成27%,整個項目進展順利。”據超高壓公司烏東德直流項目部昆明分部常務副經理張䶮介紹,“目前我們看到的工地只是項目的冰山一角,這背后還有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場,那就是來自科研院、超高壓公司和總調的專家們,在幕后進行的科技攻關戰。”

  4月21日,記者們來到貴州六盤水的梅花山上,在這里,有一群“冰語者”,在海拔2600多米的山上堅守11年,在防冰減災重點實驗室里,破譯著“冰雪密碼”。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馬曉紅都是這個團隊唯一的女性。她告訴記者:“研發直流融冰裝置那段時間,大家滿腦子都是設計圖紙和技術方案,每天爭論不休,甚至連做夢都會夢到圖紙。”

  日前,在巴黎召開的國際大電網會議上,南方電網特高壓混合多端直流、深井接地極等多項技術亮相,受到國際知名專家學者的贊譽。南方電網高級技術專家郭琦、直流輸電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許樹楷等受邀在會上做主旨報告。

  創新之道,唯在得人。可以說,小到一個安全帽、一架無人機,大到融冰技術、特高壓工程,想要建成硬核南網,就離不開掌握硬核的人才。

  這一點,也令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記者感觸頗深:“不論實驗里的科研人員,還是身處一線的基層員工,都會把創新當作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比如我采訪的楚雄站一個基層員工,他為了解決工作中的一些小的問題自學了編程,甚至還去接觸人工智能技術。”

  來自中國日報的記者也說:“一路走來,我聽到了很多世界第一,為自己的祖國感到驕傲。但是我也知道,這些世界第一的背后,一定有著南方電網人的不懈努力。每個人的一小步,才有整個企業的大跨步。”

  行程還在繼續。接下來,記者們還要前往佛山、深圳和海南等地,繼續感受西電東送磅礴力量背后的科技秘訣。

上海福彩网